行业资讯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绿色矿山 | 打造永续发展的“金山银山”
时间:2022-08-08点击量:100次

中国矿业报

  ——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绿色矿山揭秘

  ◎  首席记者 王琼杰

  春风催新绿,绿化正当时。4月以来,在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的采煤沉陷区和复垦区,一场声势浩大的以春季造林计划为龙头的绿化建设工程正如火如荼展开。

  而去年在煤矿沉陷区上种植的上万亩玫瑰、大果沙棘黄芪、甘草,以及建设的以道路生态廊道为核心的混交林带和以固沙保水为主的沙地柏景观带,已经绿意萌动,解锁着浪漫的春天。

  “伊金霍洛旗作为全国第三大产煤县和国家重要的能源战略基地,近年来,将绿色矿山建设与生态产业相融合,利用煤矿大量的沉陷区和复垦区以及矿井水资源,因地制宜做好矿业绿色升级发展、高质量发展,在‘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之间架设一条实践的桥梁,探索出了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资源型地区高质量发展新路子,打造出了永续发展的真正的‘金山银山’。”中关村绿色矿山产业联盟矿山生态修复专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伊金霍洛旗生态绿化建设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武瑞说。

3.jpg

图为矿区一角

  将矿业绿色发展融入山水林田湖草沙共同体

  作为国家“两屏三带”安全格局的关键地带,伊金霍洛旗的生态建设状况不仅关系到当地各族群众的生存和发展,也关系到全区及华北、东北、西北乃至全国的生态安全。

  同时,位于鄂尔多斯市中南部的伊金霍洛旗,又是国家重要的能源战略基地。全旗总面积5600平方公里,已探明煤炭资源储量约560亿吨,现有现代化煤矿72座,全旗煤炭产量稳定在2亿吨左右,是全国第三大产煤县。经过近30年规模化开采,该旗现已形成井工煤矿采煤沉陷区58块,面积约332平方公里;露天煤矿复垦区面积约60平方公里。随着煤炭资源持续开采,煤矿采煤沉陷区和复垦区仍以每年约20平方公里的面积持续扩展。全旗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土地复垦工作越来越成为生态环境保护的重点和难点,严重影响着矿山生态环境和矿山可持续发展。

  “矿业绿色发展是山水林田湖草沙共同体建设的一部分,必须要顶层设计,统筹规划,把绿色矿山建设、绿色矿业发展与山水林田湖草沙综合治理有效衔接、有机结合,才能确保矿业行业永续发展。”伊金霍洛旗深谙此理。

  他们在充分调研、广泛征求矿山企业意见基础上,创新绿色发展规划建设思路,通过委托权威院所、行业领军专家,组织编制完成了全国首个旗县级山(沙)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与绿色发展规划。以《伊金霍洛旗山(沙)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与绿色发展规划(2019-2035年)》为统领,将绿色矿山建设及综合治理中所涉及的水利项目、农牧业项目、林草项目、环保项目、景观旅游项目、智慧信息项目等进行全盘谋划、重点打造。

  “伊金霍洛旗煤炭资源富集,但随着煤炭资源持续规模化开采,东部地区已经出现资源枯竭的迹象。近年来,我们把绿色矿山建设与山(沙)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有机结合起来,及早植入新的生态产业,因地制宜做好矿业绿色升级发展、高质量发展”武瑞介绍。

4.jpg

把绿色矿山建设作为系统体系建设整体推进

  绿色矿山建设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关键一环,不仅需要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强力推动,也需要矿山企业、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协同推进。 

  “绿色矿山建设包括生态、环保、产业、智能等很多方面,涉及范围广,需要全面推进,久久为功。”武瑞话锋一转,“伊金霍洛旗煤矿企业众多,各种企业性质都有,每个矿山对绿色矿山的认知不一样,建设绿色矿山的思路、方法、模式也不尽相同,这些无疑增加了当地整体推进绿色矿山建设的难度。”

  伊金霍洛旗党委、政府主动承担起了绿色矿山建设的第一责任,筹划成立了伊金霍洛旗生态绿化建设委员会,统筹全旗绿色矿山建设工作。同时,他们明确各职能部门的职责并加强相互之间的协调配合,督查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形成绿色矿山建设的“合力”。

  伊金霍洛旗还创新绿色矿山综合治理管理机制,按照“一张蓝图、一把尺子”的思路,即全旗绿色矿山综合治理项目统一规划设计、统一竣工验收,形成了基金共管、政府引导、企业实施的管理机制,保证高质量、高标准实现绿色矿山综合治理目标。

  “通过近几年全旗绿色矿山建设项目的宣传引导、规划设计、组织实施及竣工验收工作,矿山企业建设的积极性、主动性不断增强,绿色矿山建设项目管理水平不断提高。”武瑞说。

5.jpg

把环保生态产业智能文明贯穿绿色矿山全过程

  伊金霍洛旗在准确把握绿色矿山精神实质的基础上,通过集思广益,确立了“环保是基础、生态是重点、产业是关键、智能化是方向、绿色文明是目标”的绿色矿山建设思路。

  绿色矿山建设,环保是基础。他们在已完成的《伊金霍洛旗生态环境综合修复总体规划》《伊金霍洛旗绿色矿山建设生态环境保护规划2021-2030》的基础上,积极深化环保项目的落地实施。按照“水上山、矸石下坑”的整体思路,他们开展煤矸石、疏干水资源再利用的探索实践。在煤矸石利用方面,他们创新大宗固体废弃物的利用模式,拓展大宗固体废弃物推广应用渠道,减少固体废弃物填埋量,缓解排矸场存放压力;在疏干水利用方面,在对疏干水分析化验的基础上突破水处理技术瓶颈,采用活性炭磁化固化技术,总体提升疏干水利用率;在节能减排方面,积极开展煤矿润滑油污染治理与井下CO危害人身治理的技术推广工作。

  “伊金霍洛旗绿色矿山建设按照‘一矿一策’的原则,根据每一个煤矿的实际情况做总体规划、具体部署,分步实施,分年度逐年推进。全旗矿区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工程总体投资约89.2亿元,主要内容包括煤矸石综合利用、露天煤矿采坑回填、疏干水井下储水、疏干水在线监测、大气污染防治等。”武瑞说。

  绿色矿山建设,生态是重点。该旗在2021年春季造林计划实施的基础上,2022年全面筹备开展采煤沉陷区和复垦区绿化建设工程,将绿化工程和生态产业相结合,在对生态经济林充分调研的前提下,对玫瑰、沙棘、中草药等品种的落地实施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实践,开始进行大面积推广;对饲料桑等经济作物进行了反复论证和考察,在部分地区小面积试种后进行大面积推广。

  “2021年起,我们在神华布尔台煤矿沉陷区范围内规划种植玫瑰7200亩,种植大果沙棘3700亩,建设以黄芪、甘草为主的中草药1300亩,同时建设以道路生态廊道为核心的混交林带和以固沙保水为主的沙地柏景观带;2022年起,在昊盛石拉乌素煤矿种植饲料桑130亩,种植玫瑰380亩,黄芪100亩,种植紫花苜蓿450亩,打造毛乌素沙地上的一颗生态明珠。”武瑞介绍。

  绿色矿山建设,产业是关键。面对煤矸石排放量巨大的问题,他们组织相关科技专家在各大型煤矿采样、检测、分析的基础上,研究煤矸石变废为宝的产业项目落地,生产包括陶粒砂、保水剂、土壤改良剂、微生物肥料等产品。

  同时,他们围绕“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目标,积极推动玫瑰、沙棘、中草药等经济作物项目落地实施。中国农科院历经十几年培育的一个玫瑰新品种,具有耐盐碱、耐寒冷、耐干旱、精油产量高等特性,目前除鲜花蕾、鲜花瓣的直接受益外,已形成精油、酱、露、胶囊、片剂、饮料、食品等多种系列产品。

  “沙棘不仅具有防风固沙、保持水土的作用,还有相当高的营养价值、美容价值、药用价值,堪称‘维C之王’,目前已研发出富含黄酮、有机酸、生物碱等活性成分的沙棘籽油、沙棘果油等多种产品。”武瑞说。

  该旗还通过与同仁堂、国药等各大药厂技术合作,成功试种出蒙古甘草、黄芪、黄芩、红花、党参等一系列“人种天养”药材,为后期中药材深加工提纯萃取及新药研究提供优质原材料。目前,他们正通过与华南理工大学进行多次现场洽谈,研究生态产品植物萃取技术应用项目实施相关事宜。

  绿色矿山建设,智能化是方向。针对伊金霍洛旗矿山智能化监管体系缺失的现状,他们大力推广应用国产卫星遥感等先进技术,充分发挥遥感测绘和时空大数据优势,建设矿区环境监测大数据智慧管理平台系统,开展国土空间红线监管、大气环境监控、碳排放和碳汇能力核算、疏干水排放监测等服务体系,以期全面提高矿山建设治理水平。

  作为亚洲最大的煤矿,神东煤矿采用先进5G技术,在可靠、安全、高质量的工业网络基础上实现5G+生产及运营的智慧化应用。神东上湾煤矿井下5G+无人机智能巡检系统在8.8米超大采高智能综采工作面顺槽皮带机巷的成功运行,为最终实现矿井无人值守、安全高效生产的智能化改造升级积累了技术经验。该系统通过激光扫描定位实现了无人机在无GPS信号、无任何照明和复杂电磁环境下的自主飞行、自主导航和自动避障、自动巡检。

  绿色矿山建设,绿色文明是目标。实现矿区绿色发展,是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内在要求,也是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重要载体。伊金霍洛旗旗域面积的87%为国家规划矿区,关乎大多数群众切身利益。近年来,他们围绕“城市经济”“工矿经济”,依托国有公司,巩固拓展“龙头企业+村集体经济+合作社+农牧户”发展模式,搭建“产供销”一体化服务平台,带动农牧民年均增收1500元以上。

  “伊金霍洛旗绿色矿山建设的目标不仅是建设环保矿山、生态矿山,为当地群众留下‘绿水青山’,更重要的是以能源产业发展为基础,大力发展环保绿色可循环产业,为老百姓打造一片永续发展的‘金山银山’,走出一条生态、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新路子。”武瑞表示。